中工娱乐

石门洞开 远离喧嚣而拥挤的城市

来源:中工网
2021-10-16 09:05:31
咪乐|直播|黄app 风格定位本刊面向全国,放眼世界,力避从概念到概念、从经典到经典的纯理性思辨,及时反映学术界对经济、政治、文化发展进程中的重大问题的理论探讨。

  盛夏的浙南,倘若不扬起一阵阵风,像一个蒸笼似的,烤的人们四处躲散,就连村里的鸡和狗都懒洋洋地趴在地上,无精打采地吐着舌头喘着粗气。但在中雁荡山西漈景区的上游,有一个石门村,却是另一番天地。一条跨溪临岩而建的长廊,涂红抹绿绣花画鸟挑角飞檐,格外醒目。依偎着崖石的脱了皮驳了斑的小殿宇,看来是上了年头的建筑。两山夹峙,古色古香的殿与廊融入山水,尤显宁谧和谐。

  长廊上搁着三四十张小竹凳和躺椅,男女老少有坐有躺有站着的,生人熟人和不同的乡音混杂着胡扯,因为他们俱来自方圆数十里的地方。就连远在千里的上海人,隔三差五地组团而来,在这干净、便宜而又众多的民宿里住上一两个月,透透新鲜空气,舒展一下筋骨。在没有山的上海人眼里,石门便成了他们栖息康养的圣地。

石门幽谷 林新华摄

  无论夏天抑或在秋天,长廊里断断少不了热闹的场景,人们纳着凉风,惬意地嗑些三国唐朝的故事,说些笑话,又道些乡间逸闻趣事,个个竖耳瞪眼眉飞色舞,可谓说者有兴听者有趣。道乏了,石门四五处农家乐的佳肴美馔便成了他们的解馋充饥之物。

  长廊的上面是一口拦坝的小溪湖,下面是溢出坝口发出哗啦啦声响的瀑布。欢声笑语、蝉蛙互鸣、鸟语啾啁、鸡啼犬吠,还有村里人摆山货揽客兜售的吆喝声,嘈杂的声音汇集在此处却显得并不杂乱,宛如一首天籁般的交响曲。

  轻轻的凉风拂过溪湖和树木,发出粼粼波光和沙沙声响。此处风疾风凉,皆缘于树木葱郁,水气充足,透过长长山溪,形成峡谷拉风。他们一边谈笑风生,一边凭栏往峡口外的西漈景区眺望。他们远离了喧嚣而拥挤的城市,沉醉在大自然温顺的怀抱,好像松了绳子的风筝,感受到悠哉快乐、遨游蓝天、驰骋浩宇般的快意。

  三四十年前,西漈景区一条石铺的羊肠小道是通往石门村的必经之路。未被列入景区建设前,人们也叫不出什么名称。进入这个山谷,映入眼帘的是两侧壁立千仞的崖石,竖看横瞧,偶见不规则的岩石像哪个动物一样,惟肖惟妙。一条稍呈蜿蜒的溪涧,从石门的上游直贯东首的下游,溪水潺潺,拍打着光滑而大小不一的溪石,变化出白色的水花。山谷的柴禾树木蓊郁荫翳,藤蔓交错,生机盎然,眼前的景色着实让人啧叹。游人循着小路往前走,猛然抬头,不远处的一面崖石赫然矗立,挡在眼前,似乎断了去路,不少人自然而然停了下来,却步观望;也有不少人踩着碎步,怀着好奇和忐忑的心往前走。难以想象,三百多年前这里尚未走出路,树高叶茂,人迹罕至,先人看见这一幕幕情景,惊讶之状、震撼之心绝非现代人可以描绘。

  再深入里面,那面崖石宛如徐徐开启的大门,渐进渐大,豁然开朗。使人不禁想起陆游《游山西村》的诗,用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形容眼前的情景十分的贴切恰当。

  石门的名称由此而来。

  在二三十年前,石门村口的峰峦被凿了山洞,村里通了公路,从此村里人跳出了这个封闭的环境,各显身手。村里通车后,村民再也不用肩挑手拎农物,去白石街上兑些虾皮鱼干一解馋欲了。目下的西漈已成为著名景区,石门也成了闻名遐迩的避暑胜地,村民安居乐业,他们的生活与几十年相比不可同日而语,石门成了许多城里人羡求向往的天堂。

  相传,南宋乾道二年,东海的一条恶龙兴风作浪,乐清城水涨三十米,一片汪洋。巡游至此的旌阳真人大发慈悲,急急关上石门,仗剑斗妖,并施法术将恶龙镇箍在石门西漈景区“中龙湫”岩壁上。现在人们还能看到“中龙湫”一条形状酷似的壁龙呢。石门村前年也改名为西漈村,随着时代的滚滚洪流,谱写发展新篇章的西漈人,一定能够创造出更加辉煌的业绩。(文/林新华)

责任编辑:王天玥

媒体矩阵


  • 中工网客户端

  • 中工网微信
    公众号

  • 中工网微博
    公众号

  • 中工网抖音号

中工网客户端

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

马上体验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© 2008-2021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扫码关注

中工网微信


中工网微博


中工网抖音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×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