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2080章 落网者

咪乐|直播|花海 根据这三个基本的思路,我们也考虑了一些基本的措施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再度回归到冰城区,面对着罗汉的一脸好奇他,台风直接握住了拳头。

右手的麒麟臂,顿时燃烧起来了黑红色的火焰,紧接着皮肤上面,无数的骷髅头开始在表面不断的浮现出来。

“成了?”

“成了!”,台风点头后,罗汉也是发自内心的由衷的高兴,他用拳头用力的撞了撞台风的胸腔说了几句我就知道你肯定能行,但是随后又开始顾虑“对方是蔷薇四剑骑之一,你这样直接带走了一个,我觉得蔷薇骑士团肯定会上门找你的麻烦的。”

现在是什么情况呀,我还害怕他们找我的麻烦?

我巴不得他们现在赶紧到我的面前来,不要再做这些突然袭击的龌龊事件了,虽然说效果不大,但是一次次的,搞得相当的烦躁,台风的话音刚落,那边的战无赦移动归来,跪在地上,他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。

十分的毕恭毕敬。

“对方是怎么承诺你的?”,台风很好奇的问着他。

“他们说,只要我们得到了冰城区,打开了天门宝库,以后我们战家,就能挂在圣域的麾下做事,我当时想的是,这么多的势力攻打天门,虽然说天门还没有显露出要失败的迹象,但是,这也是迟早的事情,于是就…”

都怪我,啪,都怪我,啪,战无赦一边说一边扇自己巴掌

“台风老弟,都怪老哥我鬼迷心窍,我实在不该听信圣域的谗言呀,你看着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,能不能饶恕我们一次。”

而后看着后方的战辰“他不能够没有父亲呀。”

我之前给过你两次机会,我的态度是怎么样的,我相信在场的人都应该很明白,至于战辰,台风思索了一下,看向战辰,问道“我今天杀了你的父亲,你会恨我吗?”

战辰不知道怎么回答,因为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不行。

台风伸出手,旁边的战士将一把手枪递给他,他将手枪转动,枪托对准战辰说道“那接下来收场的时候,就交给你来处理吧,不管你怎么做,我都不会说任何一句话。”,看到战辰拿过手枪,台风走到他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

“担得起更大责任的人,才能够坐上更高的位置。”

天门的新人也好,老人也罢,能否闪耀光芒也好,是否是寂寂无名也罢,时代是非常公平的,有龙飞宇那样的人一夜爆红,也同样有很多人混迹多年还在原地踏步,甚至还有像重坦他们这样的人,进入时代多年,可能连一个露面的机会都没有,但是无论怎么样,你自身基础不够的话,是很难在时代中行走下去的。

也许你会嘲笑黑曜、唐夜麟他们不够光明磊落,总是在耍阴谋诡计,但是这个时代中,人性,就跟那些能力、功法一样,千姿百态,这些复杂与缭乱,需要用真正的实力去平定,那些肮脏的暗流与汹涌的进攻,也变成了时代之下一笔笔的笔墨,勾勒出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。

立场不同,看待问题的角度自然不同。

欲望不同,对与错,自然也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
生存下来的人,自然就是对的;可离开的人,也未必就是错的。

魔灵古堡直到覆灭的时候,也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榜单更新,血榜直到覆灭的时候,那些榜单里面的杀手,依然是全世界最顶尖和最为顶级的,他们做错了什么呢?

战辰站在原地,杀掉他吗?尽管他十分的混蛋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自己的父亲呀,通过弑父来让自己升职加薪吗?战辰真的做不到,但是倘若这一关做不到的话,风总那边要怎么交差,战辰要疯了。

“对不起了,我实在下不去手。”

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为战家的行为去买单的话,那么这个人,就是自己吧。

他将手枪抵在了太阳穴上面,扣动扳机的时候用力的闭上眼睛。

保险响起,空枪一下。

——

晨曦,天边的浮云飘散。

海洋上面的影城区,海风微凉。

“仅仅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,太阳区已经有数十万人变成了闪灵。”

“皇甫龙斗的第一次突袭,以失败告终,对方不仅仅有天地人三大灾难同时上场,还有天殿隐修和黑暗世界的势力同时抵抗,龙斗受了些伤,但是对方也受了伤。”

姜离一边杀气腾腾的朝着黑骸之地移动,一边将啤酒罐捏扁,用力的扔在了地上。

“好消息是风总得到了一把传说级别的战刀。”

“对方是否下一步确定攻打影城区,还不…”

姜离将耳朵里面不断传输着战场最新消息的耳麦摘掉,目光看向了前方的帐篷里面,帐篷里面,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准备妥善,参鸡汤、牛肉饼这些,全部都是采用的最新食材,轩辕断痕咳嗽了一下,漱漱口正要吃饭的时候…

姜离猛然的冲刺进来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,断痕还很震撼,姜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,然后将他的脸对着热气腾腾的参鸡汤的容器,直接狠狠的摁进去,“啊…”鸡汤滚烫,断痕顿时挣扎起来。

而后姜离抓着他的脑袋,在桌子上面“咚咚咚”狠狠的碰撞着。

“南吴城的饭菜,好吃不?”

姜离揪着断痕的衣领将他立起来,而后一拳头狠狠的甩在他的脸上,倒地的断痕直接害怕的从帐篷里面翻滚出去,不断的大喊大叫起来,周围的天门兄弟们也一拥而上,拖住姜离

“姜大哥,你冷静点。”

“放开我。”,姜离挣脱他们的阻碍,冲上前,将害怕的断痕一把抓住头发,然后像是拖死狗一样的拖到了黑骸之地的旁边说道

“你来南吴城多久了?恩?天幕区都打完了,你这边的鸟报告还是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,每天一日四餐的伺候你,晚上还要给你加个夜宵,你跟刚从雪山来的时候确实大不相同,那里不相同呢?身上的肥肉长了很多!”

姜离将他扔在地上,用脑袋不断的踩踏着他的头。

断痕在地上不断的翻滚着,疼的像是杀猪般的叫唤。

“活儿呢?我他妈问你活干到什么程度了?”

姜离确实动气,直接拿出一把战刀“这黑骸之地老子自己探索也要比你快,我他妈今天就要杀了你,崽种东西…”

他的眼神中真的是杀气凛然,正要动刀子,旁边一声怒吼“姜离,别冲动。”

是福东来带着人过来了,身边的猩猩伸出手,拿走了姜离手中的战刀。

“东来哥,我怀疑这个杂碎是他们的卧底,多久了?熬鹰也不是这个熬法吧?轩辕断痕,你最好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,还需要多久?”

看着姜离那即将要吃人的眼神,断痕连忙说道“五天。”

“三天!”,姜离说三天,断痕连忙摇头,姜离怒吼就要去拿刀子。

断痕连忙点头“好的,好的,三天就三天,就……三天。”

“我跟你说东来哥,这种人就是要教训,知道吗?”,耳机里面再次传来声音,姜离点头,然后说道“典褚他们那边开始放网了,我现在马上赶过去,东来哥,你这边继续戒备,他们很有可能会清扫影城区。”

姜离说的没错,现在黑暗大陆已经跟太阳区彻底的融合,黑曜他们这些人,是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区域内,再有天门的残余势力的。

而能源魔方虽然能够克制鬼脸魔墙,但是魔方的力量依然在研究,不是非常的稳定,这中间,都需要一个短暂的缓冲过程。

看着断痕再度回到帐篷里面,人群散开。

一个送饭的天门战士走进了帐篷里面,摆放好餐具后,拿出来了一个信封。

断痕连忙打开信封,里面,全部都是黑曜儿子的一张张的照片。

断痕哭了,摸着照片,就仿佛摸着他到了脸庞一样。

“黑曜说,让你能拖就拖,坚持到他进攻影城区,很快了,放心吧,另外…”,这个战士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断痕点头,拿出钱包,掏出钞票给他。

“照片看完了记得烧掉,还有下次,我要加两百块,老子他妈又不是上战场的战士,不趁机捞一点油水,我傻吗?他妈你们那些勾心斗角关我屁事,老子要攒点钱买辆电动车。”,他一边说,一边走出去。

——

太阳区周围,南吴城被海上,一座巨型的墨绿色的海上要塞上。

“是啊,黑曜他们的确在太阳区的城北,为我们天劫准备好了大本营,即便我在无数人面前公然的顶撞他,利益牵扯之下,个人的情绪,其实是非常微弱,但是老子就是不去,我们天劫,又不是什么需要别人施舍的势力,我现在在这边的海上要塞上面呢,这玩意儿,就像是一头庞大的鲸鱼一样,有空过来吹吹风,好吧?”

坐在要塞顶部的貘羽对着电话笑道:我估计吧,你也没空。

“确实没空,冰城区这边的纷争刚刚结束。”,那边的夏天说道。

“你稍微争点气好吧,我很快也会对你发动狂风暴雨般的进攻,我还真怕你顶不住了,对了,你们主城区那边是不是有一家烤鸡店非常有名呀,我找个弟兄买点烤鸡去,你们的人,不会宰了他吧?”

“你可真逗呀貘羽。”,夏天让他来买吧,而后说道“太阳区的事儿,听说了,谢了。”

确实要说一声感谢,如果不是法鲨他们,一晚上十万闪灵的这个数量,可能要成倍。

“你谢我干嘛、我只是单纯的看不惯而已,我们的战争,为什么要牵扯到无辜的城镇者们?南吴城的人跟着你真的是遭殃呀,天天都要提心吊胆的,你有没有考虑过退位让贤呀,我不挑,你那个破位置,谁都能坐,好吧?”

呵呵,那边的夏天只是不断的笑着。

“争气点吧,等我这边熟悉局势之后,我会开始猛攻的,现在还能够心平气和的说话,是因为没到战场上面,但是有一说一,黑曜加上唐夜麟,本来阴谋诡计就多,加上你们是防御方,很多角度,不能够用正常的思维去看待,但是那也不是你畏手畏脚的理由,我要是你,我直接放七武士、夜影、东皇逆鳞出来。”

“阿猫阿狗没了,龙争虎斗才有意思,是呗?”

挂了,貘羽潇洒的挂断电话后,旁边的法鲨将烤串递过来”牛气啊大佬,你跟夏天说话,像是老朋友似的。”

难道不是老朋友吗?貘羽反问他,法鲨点点头,确实,多年的老对手了。

“人都到齐了吗?”,貘羽问道。

“还有一部分没到齐,另外一部分跟着市长潜伏在太阳区正在摸索情况,得罪了黑曜他们,很多商议的事情,肯定不会直接告诉我们了,估计黑曜现在等着你拉下脸,去求他们呢。”,君麒麟冷静的说道。

求他们?哼,我要是求他们,我就不会跟他们对着干了,看不惯就是看不惯,那么恶心的事情,那帮人还在津津有味的去搞着。

“等市长那边局势完成的差不多了,我们就直接进攻,不管什么区,打,先打再说,不要搞什么花里胡哨的花花肠子,正面干,谁怂,谁从这个时代滚蛋。”

他端起酒杯,跟法鲨和君麒麟碰了一下。

“那个凶主,可以挖一下,实力很强。”,君麒麟建议道。

貘羽点头“你去搞呗,对脾气,对胃口就拉进来,话不投机的话,管他呢,法鲨他妈你烤串不放辣椒的啊?这味道能淡出个鸟来…”

——

影城区,沿海公路上面,看到电话过来,姜离叼着烟,将音乐的声音调小一点。

“老大,那边已经抚恤好了,该拿的钱,给的都很足,但是老大…”

“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。”,姜离看着前方“人又不是我们弄没的,他们都是去赛马湖那边玩,然后被什么东西洗的干干净净,就剩下一套衣服了,但是人是影城区的人,出了事,我都要负责,能办多少,我就办多少。”

挂断电话,姜离心气不顺,靠边停车。

他的手中拿着一个资料袋,吹着略带着咸湿味的海风,抽着烟,看着资料袋里面的一张张的照片,赛马湖是影城区里面一个很大的淡水湖泊,随着春季来临,积雪融化的同时,百花盛开,吸引了不少人踏青,但是总有些头铁的,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搞什么露天野营。

死的人大部分都是情侣,被什么东西吸收的干干净净,连一滴血、一块碎骨都没有,只剩下一堆衣服。

姜离恨,恨自己没用,如果自己足够强,影城区应该是安安稳稳的,别人就是看他弱,才专门挑他这个软柿子捏。

在这个时代,变强的方法有很多很多种,他也可以选择那些——很多种。

但是姜离算是一个比较踏踏实实的人,就连他老爸给他留的灵力,他都用来建造成了灵神大炮来守护影城区,他是真的喜欢这里,他不太喜欢打打杀杀,比起那些刀光剑影和争强好胜,看到影城区一天赛一天繁华,才是他最渴望的。

胖子王说,我支持你这种想法,不可能每个人都是一等一的战士。

姜离叹了口气说:胖哥,我知道,你在安慰我,为我的无能,找个说辞。

“你们这群躲在暗中搞事情的崽种们,我这次不会让你们轻而易举就占领我的影城区的,这里的每一栋建筑,我都能够叫得上名字,你们不懂这种感觉,也对,你们懂个屁。”,说话间,姜离的手机再度响起:收网了。

收网前的五分钟之前,影城区的赛马湖…

冬雪消融,湖水荡漾,风携带着阵阵的桃花香,掠过湖边茵茵草地。

典褚诗兴大发的说道“大海啊…你…”

“这他妈是湖啊。”,旁边一个穿着裙子带着头巾的人说道,好像是典褚新找的女朋友,两人看似是在野餐,但是其实四面八方,早已经是暗藏杀机,湖水平静,涟漪之下,什么都看不见,包括即便打开了感知系域气,也一无所获。

亲爱的,嫁给我好吗?晨曦下的美景,沁人心脾的微风,让典褚单膝下跪的打开了戒指盒,那个人背对着赛马湖,正在听着典褚的深情告白,而此时此刻,湖面之下,一个东西正在迅速的冲刺着,从那个玩意儿的视角可以看到,它离水面已经越来越近。

它浮出了水面一点点,看到了岸边的场景后。

随着湖水扩散出涟漪,它再度潜入了水下,无声无息。

“我好像听到了一些什么动静。”,典褚机敏的说道。

“你的眼睛还敢在…”

那个被求婚的人还在说话,没说完,突然之间,从湖水之中,一根银色的肉触须“嘭”的一声冲破了水面,直接吸附在那个人的后背上,然后将他用力的开始拉扯,“典褚救救我…救救我…”他一开始还在呼救。

而后一把将头巾拿掉,露出了冥府的脸庞,随后指着典褚,抬起脚摘掉高跟鞋“你他妈看戏是吧?老子记错你了,狗东西。”

啊这…典褚是想说,自己没有反应过来。

冥府将高跟鞋扔过来的同时,自己也被那玩意儿扯到湖水之中。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