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 | 繁體
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| 局属单位
我家门头插红旗
2021-10-26 17:32 访问次数:

来到广袤的豫东大平原,放眼望去一马平川麦浪翻滚,一条洒满斑驳阳光的林荫小路直通我的小村庄,村东头伫立着一座老院子,那便是我的家。

回到老家熟悉的乡音,朴素的乡亲,声声唤着我的乳名,仿佛又回到肆意奔跑的童年,回忆中奶奶慈爱的笑脸,还有那个插着红旗的门头,那些门头上红旗的故事……一股脑涌上心头,我迫不及待的想把那些人那些事讲给同伴听,说给你们听。

老家的变化像一个孩子的成长,仿佛眨眼之间就长成了朝气蓬勃的少年,三叔的家就是其中一个俊俏少年。这是一个新落成的小院,阳光下琉璃瓦的墙头闪闪发光,朱红的大门油漆未干,正门头上题着“幸福之家”四个大字,缓缓推开大门,首先印入眼帘的大幅毛主席和习主席的挂像,不禁令我惊叹,印象中的老家习惯多年未变,家家户户爱戴毛主席爱戴习主席,总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恭敬的摆上他们的画像。家人们在他们慈祥目光的注视下,迈步走进幸福之家,欢声笑语好不热闹。

我不禁望向一墙之隔静默的老院,那是我自小和奶奶生活的地方,数次梦回小院,看到奶奶倚门盼儿归,门头之上红旗招展。走近小院,只见破旧的青砖瓦房孑然伫立,稀稀疏疏的树叉环抱屋顶,院内依稀能看出曾经被开辟的一个小菜园,那是我和弟弟们的天然乐园。陈旧的门框松松垮垮,门头上挂着一块看不出颜色的牌子,依稀辨别出“军人光荣”四个字,这就是我家的门头,曾经被奶奶分外爱惜的大门。

“咱们是门上插红旗的人家”,这是奶奶常说的话。记忆中的奶奶坐在院子里大桐树下,摇着蒲扇很是欣慰的看着我家门头,她满脸的皱纹弯成一道道弧线,关于红旗的故事仿佛马上就要扑面展开。午后我总会被奶奶叫住,老实地趴在桐树下的水泥小方桌上给爸爸写信,她认真的看我写完一行横竖笔画,听我念完再满意的斟酌下一句话。我清楚的记得那是爸爸受伤后写的第一封家书,奶奶开头就让我写下这句话,噙着泪花望向我家的门头。

我家的红旗其实没有插在门上,而是一直长在她的心里。

她老人家出生在旧社会,父母在战乱中早亡,她和哥哥(我的舅老爷)一起相依为命艰难逃生,不料在逃荒路上被老日抓去充当劳工,十几岁骨瘦如柴的舅老爷抵抗不了重体力劳动数次晕倒,被他们当做不干活的典型倒吊在城门之上用以恐吓其他劳工,在舅老爷快要被老日打死的那一刻,亲人解放军打响了解放当地的第一枪,救下了我的舅老爷。被救下来的他和我奶奶抱头痛哭,他们终于盼来了共产党盼来了亲人,从此 16岁的舅老爷加入人民解放军,后来响应国家号召又加入了抗美援朝志愿军。奶奶说在我的舅老爷胸带红花扛起红旗的那一刻,飘扬的红旗就长在了她的心里,她动情的说永远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新中国,不仅救了她们兄妹俩一条命,还带领他们走进了新社会,她说那时的日子就像日头刚刚爬上树梢,一切都有了奔头,再苦再难心里都有一把使不完的劲儿。后来的日子里,奶奶最大的盼头就是把儿子们都送去当兵,保家卫国报党恩。

终于,我的爸爸长大了,他凭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在全乡征兵中被首批征走。爸爸开拔的时候,回忆起那一天奶奶两眼放光,她说别人的娘都在哭,就我不哭,不是为娘的心狠,那是咱家最骄傲的时刻,你爸是去报效国家了,光宗耀祖的事儿,为什么要哭呢。奶奶一拽纳鞋底的棉线,说,俺就不哭。

爸爸的部队在南方的大山深处,根据国家建设需要,他们的部队就地转业成为国企工人。一切从零开始,这支热血部队为国家原子铀矿石的开采和提炼率先做先头军,别人问起来,奶奶只说他干的是添柴加火的工作。爸爸所在办公区的后山上有一片硫酸储存灌,那是提炼矿石的催化剂,集重要及危险于一身,军人作风的他做事情稳准狠且从不拖泥带水,和战友们时刻警惕生产安全。一天下午,远处一座山冒起黑烟,不多时,一片火海山连山蔓延开来,他第一个发现危险,迅速联电总矿汇报,紧接着和战友们奋不顾身跑上山去灭火,情况紧急中途不慎摔下山坳,右胳膊剧痛难忍,但是火势凶猛,他顾不得个人安危,把胳膊用袖子简单一扎继续冲上去参加救火。最终山火在危险区外被隔离开来,他的胳膊因为骨折后没有有效包扎差点截肢,做了数次手术才得以保住。

事情过后,他给奶奶的家书中才提起此事。奶奶既心疼又欣慰,逐字逐句的叮嘱爸爸照顾好自己,他没有给老家门头上的红旗丢脸。在奶奶心中,爸爸就是我家门上的一面红旗,这面红旗现在更是鲜艳了一些。不久后,二叔在奶奶的红旗教育下,也应征入伍成为光荣的坦克兵。奶奶说别看咱这门头小,那可是插了三面红旗呐!

平凡的奶奶说不出豪言壮语,门上插红旗就是她一生谨守的人生信念,更是她的一个朴素的道德标准,小小的我心中也种下插红旗的愿望。受奶奶的影响,我的叔叔姑姑们每人家里都有一面红旗插门头,唯独我的三叔小时候淘气摔断腿导致不能参加征兵,这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。在我堂弟长大后,他早早就做好打算,多次鼓动我堂弟学可以先放放,但一定要先去当兵,咱家里的红旗必须得有人扛起来。弟弟也不负三叔的期望,顺利入伍,忠心守护国门近三年,在即将退伍之际,通过自己的努力参加军考成为一名援疆驻村干部,为国家西部地区脱贫攻坚贡献自己的青春力量;二叔家的堂弟子承父业,光荣退伍后成为一名大巴司机。小表弟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。奶奶的红旗使命如今一个不落扛在了他们的肩上,她若地下有知,也会笑的合不拢嘴吧。

回到三叔的小院内,长辈们也在细声的说起奶奶,姑姑一度哽咽,不断感慨现在的生活多好呀,咱妈如果活到现在该多幸福,子孙满堂,各个都能顶天立地了。叔叔们默然摇头叹气,我抱着姑姑的肩膀安慰她,在奶奶的心里,她每天的日子都很满足。奶奶曾经说过解放后过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,在党的关怀下,咱家的日子越来越好,不缺吃不缺穿还有正事儿干,老百姓种地国家不仅不收税还给补贴,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呀。你看,咱家门头的红旗越来越多,生活条件越过越好,奶奶多高兴呀。二叔一拍大腿站起来:中,闺女说的对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没有新中国就没有咱的妈,没有咱妈哪有咱这一大家。我看哪,中午这新家第一顿饭第一杯酒咱得敬给毛主席和习主席!亲们人转头望向伟人像,他们也正用温和慈爱的目光望着我们,望着这幸福一家的门头!

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勘查院版权所有 ?2021-2022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郑开大道与康庄路,地矿大厦12楼 电话:0371-85395959 传真:0371-85395980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21/09/07 18:00:02
百度